縱酒戲塵囂。

杂食。目前站的主cp有
双花楼王叶all洛莱
凯歌不拆不逆
商陆,沙all

沉迷王者荣耀。

最珍视的东西都是偷偷藏起来的。

[双花]盛装之下 04<

杀手paro
ooc有,慎入。
坑。
清明小长假多更!
前文走lo主空间
————
"我说你大清早不在房间里待着不去吃早饭在这里堵我干嘛?"饭桌上,张佳乐瞟了眼身边的某人,"一来还动手动脚的。"

再睡一夏置若罔闻,不疾不徐地将面包片嚼碎,咽下。
张佳乐有些挫败。

"好吧我们换个话题,为什么要跟我组队。"

听到这句话再睡一夏终于转过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。

"我乐意啊。"

这种略熟悉的回复方式让张佳乐怔了怔。他古怪的打量着再睡一夏,发现无法从中窥出什么蛛丝马迹后,将心底某个奇怪的想法抹杀。

怎么可能呢?

怎么可能呢。

想多了。

"我昨天才加入这里,当晚便接到任务,恰巧又刚好认识了你,不找你找谁。"再睡一夏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的理所当然。

看似有理有据的解释还是没让张佳乐放下疑惑:"你有没有想过,我不乐意。"

"我知道,不然你干嘛拒绝我,"他终于解决完残余的面包片了,顺手将粘在嘴角的雪白面包屑抹去,"可我别无选择了,最近这个时期留在基地里闲得蛋疼的只有你,别的都执行任务去了。"

每个新人加入组织时都要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一场历练来证明自己,不然就会被抹除记忆然后扫地出门。

"……你大爷!怎么说得好像我就是个吃闲饭的啊?"

"所以现在就需要你证明自己的价值啊,百花缭乱前辈,"再睡一夏说,"我可是仰慕你的威名……已久啊。"

张佳乐沉默了一会:"那你也应该听说过一些别的事情。"

谁知对方张口就是一句垃圾话:"百分百死搭档?"

"滚滚滚!别靠近我我告诉你,没准下一个死的就是你。"张佳乐被戳到痛处,立马跳了起来。

"你这是在担心我吗?"

张佳乐想也没想就反驳回去:"呵!本来还有点,现在看你那么不怕死,那就来啊。"

"我命硬,没那么容易狗带。"

"这个flag听起来可一点都不有趣。"

……

争吵拌嘴之间,张佳乐的心情慢慢好了起来。

他应该向前看的,他已经在失去搭档的悲伤里桎梏了太久,忘记了自我。也许叶修他们就是因为看到他内心的纠结,所以才希望通过这个契机来帮他打开心结。

他的确需要再试一次,不仅是相信再睡一夏,还有对自身实力的绝对自信。况且孙哲平过去和他执行那么多次任务的时候也没有出事,最后一次……只是意外。

人不可能两次同时踏进同一条河流。

管你丫的算命神棍,他就不信总会重蹈覆辙。

他该试着前进了,哪怕步履蹒跚哪怕会头破血流,他也得向前闯。

他不会因此忘记孙哲平。

相反,他决定背负着关于落花狼藉孙哲平的所有回忆,再度踏上征程。

也许有朝一日在地狱十八层碰面的时候,他可以很自豪的对孙哲平说,自己过得很好。

瞥了眼再睡一夏,他的面部轮廓在阳光的晕染下也没变得柔和起来,嘴角抿起时唇线有如刀锋。

搭档。

他给身边的人冠以了这样一个称呼后发现有些新奇,接着噗嗤一声笑出来。

"笑什么啊?"

"我高兴,有意见?"

TBC.

[双花]盛装之下 03<

杀手paro
ooc有,慎入。
坑。
久违的更新,前文走lo主空间或盛装之下tag。

————

难得睡了个安稳觉。

张佳乐一打开门就看见再睡一夏抱臂靠在对边墙上,眼阖着。他的五官线条相当凌厉,睁眼看人的时候总自带着一种不怒自威的气场。

"跑我这来干啥。"张佳乐明知故问,虽然他有些不解对方的执着。

"看你。"对方的回答成功让张佳乐无语凝噎。见他不肯打直球,张佳乐反锁了门后转身欲走,却被人一把拽住了手腕,张佳乐的背啪的一声贴在了冰冷的白墙上,再睡一夏的脸近在咫尺。

张佳乐心中警铃大作,反射性就是一个抬腿踢了过去,却也依旧没有……逃离被另一只手擒住的命运。

"……放手!"

"百花缭乱。"

两句话几乎在同一刻响起。张佳乐的眸里闪烁的是惊疑不定,而再睡一夏的语调至始至终都保持着平静。

"放开我。"张佳乐后知后觉意识到这个姿势是何等的尴尬,要是被人看到那就更糟糕了。

于是他扭动着手腕试图挣脱对方的钳制。只是挣扎了片刻他就悲哀的发现好吧他这几年的肌肉算是白练了,在绝对身材优势的碾压下,他依旧是一只可怜的白斩鸡。思及此处有某人模糊的调笑声隐约从遥远的时光尽头里传来:"张佳乐你这白斩鸡身材……"回过神之际又捕捉不到半分残影,眼前只有个莫名其妙的再睡一夏,而不是孙哲平。

"你们两个大庭广众之下的要不要那么急不可耐啊,啧啧。想上头条直接跟我说嘛,用不着那么曲折。"僵持之际终有人打破局面,张佳乐闻言就想着药丸,今天基地里的头条绝逼是他们两了。

什么《老司机百花缭乱勾搭清纯天真小新人再睡一夏》,什么《放肆大胆爱,不怕圣火烧》,什么《百花缭乱姿势妖娆,再睡一夏脸红心跳》……这些糟糕的标题已经浮现在他眼前了,以叶修的下限这些完全是有可能出现的。

顾不上再与再睡一夏纠缠了,当务之急是拯救自己的名誉。

也许是感受到张佳乐身上的黑暗力量,再睡一夏终于放开了他。

"叶修我跟你拼了!!!"

伴随着一声怒喝,张佳乐扑了过去。

结果当然是没打成。因为叶修仿佛洞彻了他想逃避的内心说,只要你们乖乖组队去完成团队任务,他就以荣耀组织掌权者之一的名义保证不说出去。

张佳乐缓慢放下距离那张虚胖脸还有半厘米的拳头,努力说服自己:揍这张脸也不急于这一时,反正来日方长,还有大把机会。

只是……为什么那么执着于让他执行团队任务。他平时也不是个好吃懒做的人,每季度规定的任务份额他也有按时完成啊!而且再睡一夏为什么也会在同一时刻接到一个团队任务,感觉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某些人的有意为之。他试图从叶修的眼底翻出点什么,却无功而返。

"好吧。"张佳乐勉强应了,然后被来自叶·八卦·不要脸·修充满智慧的凝视沐浴了一通,起了一身鸡皮疙瘩。

始作俑者叶修哈哈两声如一阵风般的跑了,留下张佳乐和再睡一夏两人面面相觑。

"一起吃早餐?"再睡一夏终于找到机会再次开口。

"嗯,正好我也有点事要跟你说。"

TBC.

看我亮闪闪的眼睛,随手给我个评论呗!

[双花] 盛装之下 02<

杀手paro
ooc有,慎入。
坑。

————
"来根烟?"

张佳乐一个激灵回过神来,才发现旁边不知何时站了一人。那人大概比他高一个头,剃着板寸,面目在夜色里显得有些模糊不清,骨节分明的手捏着根香烟,递到他眼前。

"谢谢。"

鬼使神差地,张佳乐并没有拒绝这个"来历不明"的人的邀请。他探头咬住烟的滤嘴,伸手准备接打火机,却摸了一空。

"打火机没油了,要抽的话……"在张佳乐隐怒的目光里,对方无辜地耸了耸肩,指自己嘴巴叼着的那根烟——末端的红光闪得发亮。

张佳乐二话不说扯住对方衣领一拽,嘴巴一伸,两支烟的末端猛地相撞,激得烟蒂纷扬下落。保持这个姿势成功点燃了自己嘴里那根烟以后,张佳乐挑衅地看了眼对方,却落入一双布满促狭笑意的眼眸里。

张佳乐发誓他从未见过此人,可是这人给他的感觉却像是认识了许多年的老朋友。

"你是谁?"张佳乐皱眉,能出现在这基地里的都是可以信任的人,而这个基地里应该没有他不认识的人。

"新兵蛋子一个,"那人还是笑,"代号'再睡一夏'。"

不知何时起组织有了个规定,组织里成员的真名都不得公开,彼此只能以代号相称。

原来这就是新人。张佳乐对此人的消息还是略有耳闻的,不过本尊的真容还真是第一次见。

"百花缭乱,"张佳乐打趣,"一个老兵油子。"

然后这两人就慢慢熟识起来,最后一起奔向生命的大和谐,全剧终x

——

张佳乐接到任务的时候正准备睡觉,飞速浏览完加密文件后,他的眉头紧锁起来,留下两道深深的沟壑。

这个任务安排得并不合理,很明显需要团队协作才能完成。但自从孙哲平死亡,张佳乐再也没接到这种类型的任务。

虽然临阵退却不是张佳乐的风格,但是他不得不承认这个任务于他而言无疑太难。

高层脑子有坑吗,怎么分配任务的。

睡醒了就去找他们理论。

——
叶修打了个喷嚏,转身对一边坐着的韩文清道:"看吧,哥的魅力依旧不减当年啊,深更半夜还有人在想我。"然后收到了韩文清冷冷的白眼。
——

吐槽某人正爽,您有一条新消息的提示语在屏幕上端滑过,张佳乐点开。

目光在那短短的十七个字上,凝固。

"百花,我接到一个团队任务,跟我组队吧。"

对方的语气如此笃定。

一如当年的孙哲平,对于自己认定的事情,绝不动摇。

可惜张佳乐已经不是过去的张佳乐了。

"抱歉,我拒绝。"缓慢地敲下回复后,张佳乐把手机扔到一边。

如果他还是过去那个张佳乐,当然可以毫无压力地点头答应。

可是他已经得过了一场血淋淋的教训。

"过去的伤口,虽然表面看似痊愈,内里却蛆虫横生,腐烂一片。"

他感谢痛楚。因为它会时刻提醒着他。

莫忘。

TBC.